当前位置: 首页 » 盟员风采 » 正文

盟员风采--施巧凤

发布日期:2014-12-15
大爱有“疆”
——宿迁盟员施巧凤老师的首届新疆班教育纪事
 蔡光磊


 
     2011年8月30日,有着80多年历史的江苏省宿迁中学迎来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就是来自数千里之外的新疆班学生。举办内地新疆高中班是党中央、国务院为加快新疆各族人民人才培养步伐而作出的重要战略决策,对促进新疆经济繁荣、社会进步、民族团结,促进各民族共同繁荣进步和各项事业全面发展具有深远和现实意义。宿迁中学作为宿迁市唯一一所承办新疆班教育的学校,倍感责任与压力。

 

    2011年高考结束后,学校遵照上级指示,着手部署首届新疆班入学前教育教学工作。这当中,最关键、最难确定的是班主任人选,很多人不敢干、更不愿接受这项工作。学校综合工作业绩、学科特点和家庭情况,经过多次研究、商讨,决定选拔一名女性教师担任首届新疆班班主任。
    这一年,施巧凤老师成为这一责任与压力的直接承担者。学校任命她担任宿迁中学首届内地新疆高中班班主任。
已过不惑之年的她,作为一名英语教师,对即将面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新疆学生,内心忐忑不安,充满了惶恐。不知道他们各自民族的习俗,不知道对汉语不通的他们如何进行教育,不知道对连26个字母都不熟悉的他们如何进行英语教学,不知如何做他们生活、学习的引路人……。在无数个“不知如何”中,在惶恐、迷茫中,施老师战战兢兢地接下了这份重担。
 
“我要给他们一个家”
    面对40个是来自异地,离家万里,远离父母的不同少数民族孩子,作为班主任,施老师最先想到:“我要给他们一个家。”与他们保持零距离,让孩子们尽快找到家的感觉,让他们远在万里之外的父母放心。然而,这又谈何容易!因为他们在语言上,习俗上和生活习惯上和我们有很大差异。孩子们听不懂、吃不好、睡不香。施老师深知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没有爱就不能化解这一切。于是她几乎是全天候地与这些孩子们呆在一起,教室里,食堂里,宿舍里,和他们倾心相谈,与他们水乳交融,了解他们的汉语表达水平,探寻他们的生活习俗,记下他们在生活上和心理上所遇到的困难。入学之初,孩子们要战胜的最大困难是对远在家乡的父母的思念。想家的孩子是可怜的,他们默默流泪,情绪低落,不想吃饭,不愿学习。每逢此时,施老师常常会被他们感染,并流下眼泪,但她只能是背对着他们,偷偷地抹泪,过后,给他们一个拥抱,耐心地安慰他们,逗他们开心。在生活上,施老师常常到他们的宿舍里坐坐,和孩子们交谈,通过多交流,来了解他们的需求。她亲自动手指导孩子们整理内务,为他们示范如何刷洗宿舍内卫生间马桶,如何折叠被子,让他们尽快自立并适应宿舍生活。父母不在身边,生活上孩子们会遇到诸多不便。衣服不小心破了,她会为他们缝补;病了,她会陪孩子们到校医务室、市区医院。施老师在办公桌里准备了一些治疗头痛感冒的常用药,随时随地给孩子们以帮助。他们家里邮寄的包裹到了,施老师会和她的爱人用自己的车在第一时间赶到邮局为他们领取。天冷了,施老师给个别家庭特别困难的孩子带来棉衣,考虑到十几岁的孩子爱面子的,不能让其他同学了解此事,她都是悄悄地送去。“每逢佳节倍思亲”,每逢穆斯林传统节日到了,施老师会在班里组织一些娱乐活动,让孩子们观看有意义的电视片,有时从家中带来糖果、宿迁特产等和他们一起分享,让他们感受家的温暖,以此来缓解孩子们的思乡之情,从而留恋学校,安心于内地学习。
 
“老师妈妈”的幸福
    在新疆班的教育教学工作中,常常会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是施老师以前教育教学工作中从未遇到过的。由于新疆少数民族地区和内地在生活习俗、饮食习惯上存在着巨大差异,个别学生身体常常有病;由于汉语基础薄弱,不少学生感到文化学习压力大;由于特殊原因,不少家长对内地新疆班了解不多。这些原因,往往会导致个别孩子有中途辍学回家的念头。有个女孩,在到内地读书之前,在家中缺少关爱,性格孤僻,来到宿迁中学后,在班级不愿与人交流,常常独来独往,再加上牙齿经常疼痛难忍,从而产生了辍学的念头。 情绪不好时,就会在教室、宿舍里哭鼻子,甚至摔东西。施老师多次与她接触都被她拒于千里之外,有时甚至直接对施老师发火,每逢此时施老师只能做孩子的发泄对象。实在扛不住,施老师真希望孩子的父母能从遥远的新疆来把她带回家,但施老师又清清楚楚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孩子是来自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并不富裕,一句汉语都不通的爸爸是无法来把她领回的。施老师在乌鲁木齐曾两次见过孩子的爸爸----一个饱经沧桑的农民,尽管他们之间无法用语言交流,但从他的眼神,他的笑容,施老师感到女儿是他的希望,感受到他对学校的期待与信任。如果把孩子送回家,不仅对她的父母造成沉重的打击, 而且老师们前期的所有付出也将前功尽弃,更重要的是可能还会有其它不良的影响。想到这些,施老师总是鼓励自己,再坚持一下,也许就会雾开云散。爱人也帮她寻找教育策略。于是,每次孩子情绪发泄完后,施老师尽力寻找各种方式安慰她、鼓励她。同时,施老师本着办法总比困难多的原则,努力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与她交流,谈心,谈她的家人,谈她的优点,谈她的未来……。当时施老师想,最关键的,是要帮她解决牙痛问题,为此施老师主动和内派老师一起,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奔波于市区各医院,带她检查病情,与医生商量治疗方案,最后顺利地做了手术。病痛解除了,施老师的努力也让孩子变了一个人,一向绷着脸的她,面上也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主动与人打招呼,与同学和睦相处,也愿意和施老师亲近,在第一年暑期回家过后,她给施老师发来短信说:“老师妈妈,你好!愿你天天高兴。花儿离不开阳光,我们离不开你的教育。”有一次施老师开玩笑问她:“还想不想回家?还要放弃学业吗?”她说:“你做一天老师,我就做你一天学生”。更可喜的是在学习上孩子也找到了自信,成绩逐渐进步,步入班级中等行列,同时孩子也积极参加班级活动,在集体舞、运动会上都有出色的表现。
    施老师常说:“我对新疆班的所有付出,有‘老师妈妈’这个称呼就够了,它是一个少数民族孩子的心底呼唤,我是幸福的。”
 

一句维语的奇效
    新疆班的孩子要比内地班的孩子早放暑假,因为他们是一学年回家一次, 他们的暑假长达70天左右。因此,预科结束暑假回家时,学校给孩子布置了暑假作业,要求他们中途按照规定时间把作业邮寄回学校。快到邮寄作业的时候,施老师用手机一个一个发短信或打电话提醒他们不要忘记完成作业。大部分孩子都按时寄回了作业,对没有寄回作业的同学,施老师又逐一打电话联系,了解情况,给予指导。就是这样,班里还有一个同学一直没有寄回作业,经过打听,原来放假回家后,他的父母就为他找了新疆高一学生用的课本,并且为他在家乡联系一所中学, 他们不愿意孩子开学后再回到内地读书学习,因为他父母听别人说,到内地读书的孩子吃苦受罪,生活条件不好等等。无论孩子怎样解释,说老师如何如何关爱他们,生活条件如何如何好,他的父母就是不相信。所以这个孩子没做作业。无奈之下,施老师直接给他的爸爸打电话,电话接通了,那端却是伊里哇啦的维语,一句也不懂,施老师当时就懵了,急中生智,她把孩子们平日里教她的两个维语字“我” 和“ 老师”放到一起再加上孩子的名字,用维语结结巴巴地表达了“我是××××的老师”。就是这一句简单的维语,却产生了奇特的效果,孩子的父母十分感动,他们惊讶孩子的老师也能说维语,他们这才相信内地老师对孩子是关爱的,然后他们比孩子还急,催促孩子抓紧完成作业,以便在第二次准时邮寄作业。
    这一切是施老师从孩子回校后给她的一封信中了解到的。在信中孩子说:“感谢您,老师!如果没有您打的电话,我可能再也回不到宿迁中学了。”

不一样的开学滋味
    每年暑期8月底开学学校的老师都会到乌鲁木齐接学生回校,每次接送过程中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总会有个别学生按新疆时间记错了火车启动时间,不能及时到站台,致使老师心急如焚。每年开学,每个年级或多或少都会有学生因这样那样的原因中途放弃,不报到,让老师心存遗憾。2014年8月底,老师们再次到乌鲁木齐接学生,施老师的学生在宿迁中学已经度过三年,这是迎接高考的一年,她以为班级的报到工作会很顺利,她会一个不落的把学生带回学校。事情远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个哈萨克族的女孩子到了报到处报到之后,在临上火车之前,不声不响,竟然带着行李踏上了前往伊宁的列车,回家了。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施老师第一时间向她爸爸通报了这一情况,并多方了解原因。原来离家前她和妈妈吵架了,加之暑期身体不适,对学校清真食堂师傅做的饭菜不满意等,所以她想放弃回校。高一的时候她也曾闹着要回家,在施老师的苦苦相劝挽留下,她留了下来。没曾想最后一年她再次想放弃,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暑期媒体接连报道女学生途中失联事件,让施老师心急如焚。一次次的电话联系遭到拒绝后,施老师就用短信与她联系。施老师心里想着:只要她回复我,就是安全的。同时,施老师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她能重新回到班集体中。终于有了短信回复。交流中,施老师回顾她们共同奋斗的三年,鼓励她继续和班集体奋斗高三。同时,施老师语气严肃而中肯地告诉她:生活中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学校﹑老师以及工作人员﹑父母都不例外。对待一件事要看到阳光的一面,对父母、对学校要有感恩之心,要对自己的前途负责,如果因生活中一点困难、一点不如意就轻易放弃,无论在哪都不会成功。然后,施老师千叮咛万嘱咐,要她路上注意安全,回家后听从父母的教导,尽快做出决定,及时自己返回学校。来来回回她们俩共发了近50个短信,开始时她态度强硬,认为再回宿迁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后来经过施老师的耐心疏导,她改变了做法,在回家后的第二天就从伊宁赶往乌鲁木齐,上了开往徐州的列车。
新疆班的开学工作是别样的,每年暑期,从宿迁到乌鲁木齐,从乌鲁木齐到宿迁,都有不一样的开学滋味。

等待雪莲花开
    新疆班的孩子到内地求学的主要目的,是利用内地先进的教学资源,先进的教育理念,更好地掌握文化知识以便将来更好地建设新疆,促进民族团结。学生入班后的首要工作就是加强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平时利用班会,节假日,施老师会结合学校开展的一系列活动引导他们学会做人,学会感恩,养成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树立远大理想。在学校每年举行的纪念一二·九运动合唱比赛中,新疆班的孩子都积极参与,精心准备。2013年施老师精心为班级挑选《国家》这一曲目,孩子们感情真挚,唱出了班集体的精神风貌和凝聚力,唱出了对祖国的赞美和热爱之情,为此荣获特等奖。
    看着舞台上尽情放歌的四十位同学,施老师知道,他们就是四十朵含苞待放的雪莲。
    为了使他们健康成长,学有所成,最终美丽绽放,施老师在班级成立了六人学习小组,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让孩子们自己管理自己,发挥各自的特长,把班级事务落实到位,责任到人,明确分工。学生毕竟是孩子,时有犯错的时候,严肃批评的同时施老师会尽量给学生一个台阶下,注意保护学生的自尊,给学生一份宽容,鼓起学生的信心。工作中,施老师严慈相济, 以心换心,真诚地对待每一位学生,真心关爱每一位学生,用真情感染学生,让学生感受到学校生活的温暖。她的真诚、无私、公正、公平赢得了学生的亲近、喜爱、尊重与钦佩。学生们对她产生了强烈的依恋。如果出差不在的学校,两三天后回校,学生会说:“老师我想你“。他们还时常会说: “老师,我们要你陪着我们四年。”一次出差前,有个学生给她送去家乡特产,让她带上在出差途中吃,这样就会时时想着他们。身体不适时,工作不顺时,有些学生会细心地给她安慰,鼓励她一定要和他们坚持到底。每逢此时,施老师的心总是暖暖的,眼眶总是湿湿的。与这群孩子相处已经三年多了,她历尽辛苦,但施老师感到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非常值得。孩子们一天天进步、长大,一年一个变化:乱糟糟的宿舍变得干净整洁,“走动自如”的自习课变得安静有序,死气沉沉的晨读课变得书声琅琅。孩子们目前遵纪守法、活泼有礼、积极向上、学习刻苦——校园的小河边、夜晚的路灯下、教室的楼道上都有他们读书的背影。
    现在,孩子们已进入了高考的冲刺阶段,高三的学习生活是苦涩的、黑色的。本地的高三孩子大多身边有家人陪伴,陪着孩子到校,校门口等着孩子放学回家……每每看到这一切,施老师感到自己的新疆班孩子也需要有人整日陪着他们走过人生最艰难的一段旅程----高三。早上,她会在教室门前等着孩子们一一走进教室;夜晚,她会在教室隔壁的办公室里陪着孩子们自修,然后会陪着最后离开教室的孩子回宿舍……
    参加江苏的高考,汉语是这些孩子的第二语言,难度可想而知。如何提高他们成绩成了施老师心头的一个结。无论何时,看到有利于提高他们汉语写作水平的参考书施老师都会想方设法搞到手---或买、或讨要,然后带回来给她的新疆班孩子们。她把办公室里各类报纸中的时文、美文搜集在一起,供孩子们阅读,从而提高孩子们的汉语水平和语文成绩……
    时光飞逝,转眼间,首届新疆班的学生在宿迁中学已度过了三年多时光,三年多里,施老师和她的新疆班孩子们一路走来,走得磕磕绊绊,有文化习俗冲突,有孩子们青春期成长的烦恼,有考试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泪水。面对逝去的青春和改变的容颜,施老师说:“能让孩子们快乐健康成长,是我的幸福。很高兴人生能有这样机会做这群特殊孩子的班主任。我在教育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感受他们的真情、淳朴和善良;体会到做一名新疆班老师的快乐与自豪。我觉得自己活得有价值,我深深爱着这些来自天山脚下的孩子,无怨无悔地付出全部心血,努力让他们绚丽绽放。”
    这淳朴的话语是无边的爱意。施老师对新疆班学生的爱必将结出丰收的硕果,在2015年的高考中,我们相信,施老师的新疆班一定会取得胜利,这群孩子将来一定会成为建设新疆,建设祖国的栋梁。
    我们期待雪莲花开。

 
 
[ 内容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